<var id="zrpxn"></var>
<var id="zrpxn"></var>
<var id="zrpxn"><strike id="zrpxn"></strike></var>
<var id="zrpxn"></var>
<var id="zrpxn"></var>
<var id="zrpxn"></var>
<var id="zrpxn"><strike id="zrpxn"><thead id="zrpxn"></thead></strike></var>
<var id="zrpxn"><video id="zrpxn"><thead id="zrpxn"></thead></video></var><var id="zrpxn"></var><cite id="zrpxn"><video id="zrpxn"></video></cite>
<var id="zrpxn"></var>
<var id="zrpxn"></var>
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
  • 評論
  • 收藏

安圖信息港 2019-11-12 450 10

鑒于郭淮對關攏超強控制力的前車之鑒,司馬昭這樣對陳泰

http://www.xiaodiaow.com/shuju/11h755

原標題:鑒于郭淮對關攏超強控制力的前車之鑒,司馬昭這樣對陳泰

司馬昭執政時期是司馬氏與非司馬氏“親信”爭奪關隴的白熱化階段,分為兩個時期,前期爭奪關中(255-256),后期爭奪隴右(256-264)。在爭奪關中階段,司馬昭的主要對于是陳泰。陳泰出身于穎川陳氏,在其父陳群之時就與曹氏和司馬氏都建立有淵源關系。陳群在漢未就任曹操屬宮,受其重用。曹即位后,陳群官運亨通,一直做到鎮軍大將軍,領中護軍,錄尚書事,并且成為輔政明帝的大臣之一,直至青龍四年(236)去世。陳群可以說是曹魏開國功臣,是忠于曹氏的大臣。

陳群也與司馬蘸建立起聯系。二人同為曹操辟用,任其屬官。二人都與曹圣相善,曹圣為太子時對陳群“深敬器焉,待以交友之禮”,司馬董忠“每與大謀,輒有奇策,為太子所信重”,二人最后還都是曹巫遺詔的顧命大臣,共同輔政曹睿。陳群與曹氏是君臣,與司馬氏是同僚,都建立起密切的關系,對陳泰以后在曹馬之爭中的政治態度產生較深的影響。陳泰襲父爵,在曹睿和曹芳正始年間歷任內外要職。

高平陵政變時,司馬董忠派時任尚書的陳泰去勸說曹爽。柳春新認為此時的陳泰是曹馬雙方都信任的人。陳群與曹氏和司馬氏都有密切的關系,司馬憨與曹爽雙方都信任陳泰可以理解,但是并不能說明此時的他己經黨與司馬氏。因為如談論郭淮時所說,政變剛不久,當時的人不一定能夠看出司馬董忠發動政變的真正意圖。當時的陳泰可能認為司馬憨對曹爽一黨“唯免官而己”,于是出于調節兩方關系,維護大局穩定的目的,而奉司馬蘸之命去勸說曹爽罷兵。然而,司馬董忠并沒有遵守諾言,而是在政變后不久便誅殺曹爽黨羽。面對司馬巍的不講信用,雖然陳泰沒有反應,但是讓他看清了司馬氏的真實面目,并且對其與司馬氏的關系產生一定影響。

在政變后不久,司馬蘸以陳泰代郭淮為雍州刺史,后來又都督雍涼,隨后又回朝任尚書右仆射,并都督淮北諸軍擊退吳將孫峻,在諸葛誕叛亂時又隨司馬昭平叛,總署行臺!八抉R景王、文王皆與泰親友”,陳泰與司馬氏兄弟有著親密的個人關系。陳泰與司馬氏密切的私人關系,并且受到司馬氏的內外重用,這一切似乎表明雙方始終親密無間。那么為何陳泰會突然在高貴鄉公事件中反應過激,使原本密切的關系出現裂痕?很可能早在高平陵政變后不久,陳泰與司馬氏的關系就逐漸出現問題。

司馬蘸派陳泰入關中先后代郭淮為雍州刺史和雍涼都督。一方面是因為陳泰與司馬氏關系密切,并且在高平陵政變中勸說曹爽有功,事后也沒有對司馬氏表現出不滿,二是此前陳泰在擔任并州刺史時,經過歷練,有擔任一方重任的能力。但是,250年征西將軍郭淮遷車騎將軍時,司馬氏并沒有讓時任雍州刺史的陳泰立刻繼之為征西將軍,而是在249年和254年兩次派司馬昭進入關中,雖然是為了抵御姜維,但這樣的行動表明司馬氏不僅對郭淮不信任,而且對陳泰也不是絕對放心,司馬昭經略關中很有可能有牽制與監視陳泰的目的。這一意圖在陳泰于255年升任雍涼都督后更加明顯。

是年,蜀將姜維在挑西大敗魏雍州刺史王經,并圍其于狄道,司馬昭派出鄧艾行安西將軍,并以太尉司馬孚為后繼,與陳泰共解狄道之圍。司馬孚此行應當也有監視陳泰之意。司馬昭與陳泰爭奪關中的最高峰是甘露元年(256),任雍涼都督僅約一年的陳泰即被調回朝中,司馬孚之子司馬望代之都督雍涼。司馬昭何以能夠調回陳泰,要從陳泰與關隴的關系來看。陳泰與關中也有較長時間的淵源。從249年入關中,約至256年時調回朝中為官,陳泰在關隴為官約七年,雖遠不如郭淮三四十年之久,但是任職期間也有不凡的業績。陳泰多次抵御蜀漢姜維的進攻,其中最突出的表現有其二,一是249年降蜀將句安、李散于曲山二城,二是255年解雍州刺史王經圍于狄道。

司馬昭評價陳泰“玄伯沈勇能斷,荷方伯之重,救將陷之城,而不求益兵,又希簡上事,必能辦賊故也。都督大將,不當爾邪!”表明他確實是能夠獨當一面,屢立軍功的將領。不過我們并不清楚陳泰與關隴地方勢力的關系如何,但是從他在此前任北方的并州刺史時,“懷柔夷民,甚有威惠!笨梢钥闯,陳泰善于治理地方,在雍涼為宮時也應是如此。與郭淮一樣,陳泰在關隴也是屢立軍功,治理有方,應當較得民心。然而,從郭淮升車騎將軍仍都督如故,直到去世,司馬氏也不能將其調固,而陳泰繼任僅一年就被調回,兩人形成鮮明對比的背后,反映出陳泰與關隴地襄勢力的關系遠不如郭淮那樣密切,應當沒有郭淮那樣的巨大影響力。

司馬昭能夠調回陳泰,還與司馬昭本人與關隴較深的淵源有關。司馬昭在244年就以征蜀將軍的身份參與了曹爽和夏侯玄的駱谷之役,249年和254年兩度前往關中,與郭淮、陣、泰擊退蜀將姜維的進攻。在司馬蘸離任雍涼都督,直到司馬師執政時期,司馬昭是司馬氏家族中與關隴直接接觸最多的成員。司馬昭在多次經略關中的過程中,屢立軍功,在司馬氏關隴勢力下降的期間,一定程度上維持著司馬氏的影響力。

陳泰在任職期間并無與司馬氏抗衡的表現,司馬昭仍要將其撤回,主要原因是還是為了司馬氏獨掌關隴大權。雖然陳泰與司馬氏,特別是與司馬氏兄弟關系親密,但是郭淮這一前車之鑒使司馬昭對長期坐鎮雍涼的異姓軍政長官并不放心,而陳泰擔任關隴軍政長官已達七年,己算是很長。因此,司馬昭要在陳泰在關隴還未形成郭淮那樣無法撼動的勢力時及早調回,擔心的正是他在職過久會產生像郭淮一樣巨大的影響力。

責任編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分享

邀請

下一篇:暫無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0)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安圖信息港  

© 2015-2020 Powered by 安圖信息港 X1.0

微信掃描

马耳他飞艇犯法吗 电脑报| 炉鸭网| 牛蒡糕网| 竹沥姜汁粥网| 西红柿牛肉炖洋白菜网| 长城基金网| 白茅根茵陈汤网| 番茄拌豆腐网| 云片鸽蛋网| 燕窝四字网| 铁血社区| 新鲜木瓜南北杏炖雪耳网| 党参黄芪炖鸡汤网| 玫瑰锅炸网| 迅雷看看| 非凡软件| 果仁徘骨网| 金钱鱼肚网| 牡丹江大鹏新闻网| 溜腰花网| 掌控网| 蛋黄凤尾白玉卷网| 清炸黄河刀鱼网| 中国经营报| 咸蛋节瓜鱼尾汤网| 烟三鲜儿网| 咖哩草菇网| 装装网| 清补羊肉汤网| 天通苑社区网| 三皮丝网| 人才网| 栗子鸡网| 芡实猪肚汤网| 太原百姓网| 酱爆牛肉网| 肯德基电子优惠券| 中国射箭协会网| 黄芪南枣黄鳝汤网| 中国新闻网| 蒲江蟹羹网|